毕尔巴鄂效应 神奇的“明星建筑”
2015-05-12 10:06:56 浏览:4484次 来源: 作者:

【能源世界导读】:每个苦苦挣扎的后工业化城市都有着同样的想法:雇一个明星建筑师(比如弗兰克·盖里),设计一座知名的博物馆(比如古根海姆博物馆),然后就可以看着城市因文化而蓬勃发展。毕竟,毕尔巴鄂成功了,不是吗?

每个苦苦挣扎的后工业化城市都有着同样的想法:雇一个明星建筑师(比如弗兰克·盖里),设计一座知名的博物馆(比如古根海姆博物馆),然后就可以看着城市因文化而蓬勃发展。毕竟,毕尔巴鄂成功了,不是吗?

Tomasz Kacprzak,波兰第三大城市罗兹(Łódź)市议会的主席,讲述了他与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见面。

“我们去了他在加利福尼亚的家,” Kacprzak说,“他非常爱罗兹。他希望给我们建一座文化中心。”(林奇计划将在罗兹一座废弃发电厂的原址上展开,这片90英亩(约合0.3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会诞生包含电影工作室、电影院、画廊、办公室和酒吧等在内的一系列建筑。罗兹还为这位Cult电影导演的新作《内陆帝国》带来了灵感,电影计划于2016年上映。)

“事实上,” Kacprzak继续说,“林奇的房子并不大,房子内部也不是很现代。”

“哦,不现代。”记者说,“复古的?19世纪风格的?”

“不。” Kacprzak说,“18世纪风格的。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的房子要更漂亮些。”

“你还去过弗兰克·盖里的家?”

这很有意思。记者与Kacprzak就在毕尔巴鄂,站在盖里设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前厅。透过窗户,你可以看到庭院里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杰作,那个巨大的、剪刀手爱德华风格的树雕——小狗(Puppy)。

杰夫·昆斯的树雕——小狗,坐落在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外。

“是的。” Kacprzak说,“我们希望在罗兹也建一座古根海姆博物馆。”

“你们希望盖里设计一个新博物馆?”

“不。” Kacprzak说。“我们就要一样的。”他举起手臂,指了指博物馆前厅天花板上的玻璃与钢铁。

“你们希望他建一座一模一样的博物馆?”

“是的。”Kacprzak很随意地说道,“一样的。但我们会把它作为一个音乐厅。”

“毕尔巴鄂效应”对世界级的文化机构非常具有吸引力,它会让你的城市在地图上十分注目,然后带来更多的投资、品牌、游客和文化力量。毕尔巴鄂,就建起了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分馆。然而,这是记者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要完全复制毕尔巴鄂的建筑,连每块金属板都要一模一样。

“盖里怎么说?”记者问道。

“他说,好的,但这会非常贵。” Kacprzak耸了耸肩,“我们是一个小城市。”

毕尔巴鄂,弗兰克·盖里设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这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它做的够吗?

当然,毕尔巴鄂在18年前几乎是一夜成名。工厂倒闭,码头废弃,这座西班牙第四大城市失去了往日制造业中心的荣光。但是在西班牙于1986年加入欧盟后,巴斯克地区的政府就开始了当地最大城市的复兴计划。

他们挑选昂贵的建筑师设计了机场(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设计了地铁系统(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了人行天桥(还是卡拉特拉瓦)。在1991年,他们最大的项目诞生了,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决定将传奇般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分馆落户于这座城市,并且雇佣了加利福尼亚的明星建筑师弗兰克·盖里。

这座建筑立刻就成为了世人瞩目的焦点。评论家们认可了盖里的设计。这座用完全用合金建成的像裂开的酥皮一样的建筑,在1997年启用,是一件辉煌的艺术品。博物馆内的收藏,则涵盖了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和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等世界级艺术家的作品。意外的是,所有的花费竟然都在预算之内,总共为8900万美元。

与此同时,毕尔巴鄂也拥有了地标性建筑。游客们在这里的消费激增,三年内,建筑成本就都收回了。据估计,博物馆建成5年后,给当地带来的经济收入约为1.68亿欧元,巴斯克政府的税收则增加了2700万欧元,这相当于为本地新增了4415个就业机会。现在,每年有超过100万的游客参观这座博物馆。在聚集了海事博物馆、艺术博物馆和Sala Rekalde博物馆的毕尔巴鄂艺术区中,古根海姆博物馆是毋庸置疑的中心。

2010年,法国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完成了对一座旧酒窖的改造,创建了阿隆迪加文化和休闲文化中心(现在更名为Azkuna Zentroa文化和休闲中心)。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则在Zorrozaurre半岛的复兴计划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要将之建设为一个高科技住宅区和文化岛屿。因为制造业衰退而苦苦挣扎的城市,在彻底改造自己的过程中,首先都会在文化上下很大的赌注。

其他的后工业化城市也注意到了。当记者将Kacprzak的故事告诉Maria Fernandez Sabau时,这位城市文化和博物馆顾问叹了口气。“是的,我的很多客户都这样说:给我们古根海姆。”她说,“一模一样的建筑!但你不能就这么照搬照抄。”

别把Sabau的话告诉阿布扎比人。为了应对石油枯竭的那一日,这座城市正在建造一座名为“萨迪亚特岛”的博物馆,它不仅是古根海姆的分馆,也是卢浮宫的分馆。在香港,西九龙文化区将成为M+博物馆的家,这是一座中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麦加、地拉那、贝罗哈里桑塔和珀斯,都将为新的文化中心建造博物馆。

英国也一样。苏格兰东部城市敦提已经选择了隈研吾(Kengo Kuma)来建造一座新的V&A设计博物馆。利物浦和马尔盖特则已经分别有了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设计的泰特·利物浦美术馆和戴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设计的特纳当代艺术观。每一座城市似乎都想刮起下一阵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盖里旋风。

1986年,一架飞机经过毕尔巴鄂上空。因为工业衰退后,这座城市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难。

对这种模式的赞誉在上个月达到了顶峰。市长们、文化专员们和城市代表们蜂拥到达毕尔巴鄂,参加地方政府联盟(UCLG)的城市和文化会议。和Kacprzak走在毕尔巴鄂的街道上,可以感受到这些代表们到底喜欢什么。市中心十分干净,遍布着高档的零售商店。福斯特设计的未来主义风格的“El Fosterito”地铁站相当引人注目。这里的居民看上去有一种不相称的富裕感。

城市中最吸引人的,像乡绅住宅的庞然大物,就是古根海姆博物馆。尽管有这样一个文化标志,但城市看上去出奇的安静。本地的画廊、音乐厅、涂鸦和滑板爱好者都在哪里呢?西班牙所面临的青年失业率的困境是显而易见的,但二十多岁的年纪也是一种文化资本。古根海姆博物馆真的激发了这座城市的创意,抑或是它只是迪士尼乐园里有着华丽名称的城堡,给了那些富人和游客们一个昂贵的去处?毕尔巴鄂效应是在传播文化,还是在传播财富呢?

“毫无疑问,古根海姆博物馆让我们的城市在地图上更加显眼了。但除了自上而下的方式,你无法在这里得到任何支持。”Manu Gómez-Álvarez说,这个戴着耳环、穿着黑色卫衣的40岁男子,是Zorrozaurre艺术工作发展(ZAWP)的主要推动者。这是一个基于扎哈·哈迪德的复兴计划而成立的文化团体。

ZAWP恰是那种能够在伦敦和纽约等大城市获得赞誉的文化团体。它是年轻艺术家、剧场制作人、音乐家和设计师们组成的松散联盟,在Zorrozaurre半岛的老工业区有着共享空间,这个时髦的地方创业氛围十分浓厚,还有着各种酒吧、咖啡厅、演出场地和剧院。Gómez-Álvarez正在领导一场他称之为“同时”的运动,运动专注于将半岛上被弃置的大厦改造为适合现代艺术的设施,为戏剧和音乐提供场地。然而,他们的每一项提议,在政府机构那里得到的回应都是一样的:不可以。

“没有人支持草根文化。”他说,“我们等了20年,都没有得到一笔来自政府的资助。”去年,他说ZAWP终于得到了一笔款项,但他们在Zorrozaurre半岛依然居无定所。很难想象,ZAWP的计划是拥有一个巨大的、涵盖六栋大楼的空间,并且空间内还附有各种精致的细节。但是现在“我们还是流浪者”,Gómez-Álvarez这样认为。

Azkuna Zentroa文化中心的开幕式。这座建筑是由法国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设计的。

记者询问了Igor de Quadra对于古根海姆博物馆效应的看法。这个运营着Karraskan Bilbao(毕尔巴鄂城内的一个艺术网络,有超过12个戏剧团体、场馆和其他创造性团体)的人措辞十分谨慎。“对于其本身而言,很好。”他最后说,“但是它在路人那里获得了太多的关注,而他们在此停留的时间十分短暂。像UCLG论坛这样的活动吸引了很多目光,但是并没有给毕尔巴鄂文化留下太多东西。坦白说,我们并不考虑古根海姆的事情。”

古根海姆博物馆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只在商业上哺育了当地文化,你也不会期望它如此。这座博物馆也有一些巴斯克艺术,偶尔也会举办文化工作坊。但它是一座国际性的艺术博物馆,在西班牙北部地区看上去非常突兀。(尤其是极端的巴斯克民族主义者并不欢迎它,在博物馆开幕前,恐怖组织埃塔在一场针对博物馆的未遂爆炸袭击中,杀死了一名警察。)

当然,毕尔巴鄂也有本地文化团体,比如Harrobia Bilbao,这是一个2011年在Otxarkoaga地区的一座前教堂里成立的表演艺术团体。但是在这个本该是巴斯克文化中心的地方,他们却意外的处于边缘地位。

“在加拿大的英语地区,拥有文化是很不错的;在法语地区,则是至关紧要的。” 在说起魁北克地区与加拿大其它地区的相似情况时,加拿大艺术委员会主席Simon Brault这样认为。Brault领导了一场可以称之为“反毕尔巴鄂效应”的运动。另一座后工业化城市——蒙特利尔,采取了与毕尔巴鄂完全不同的、以文化为导向的复兴计划。

Brault帮助建立了一个开放的、无等级划分的文化网络,叫做“文化蒙特利尔”,它不仅是面向那些文化明星的,也是面向蒙特利尔的普通人,包括酒吧老板、教师、音乐家等等。“一个来自智利的年轻艺术家可以和太阳剧团的老板坐在一张桌子边。”他说。这个计划的目的不在于为大项目获取资金,而是为了让文化真正在人们心中复兴。

这一举措还是受到了非议。“文化团体认为,这是一种干扰,政府文化部门只是要更多的钱。”Brault说,“但是在一年内,我们给了他们争取了20年的东西:谈判桌边上的一把椅子。”

Maman,一个巨大的蜘蛛雕塑,由雕塑师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设计,坐落在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前。

Brault称,文化蒙特利尔不是号召精英阶层来支持文化发展、为大机构筹款,而是受到了各市、省政府的欢迎。他们的目标并不狂妄:为蒙特利尔人提供接触文化的途径,让文化成为解决民生问题的一部分。Brault认为,他们达到了这个目标,他们让民众感到文化是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而非少数人享受的精致生活。“我们当然也为明星建筑师们提供空间,但我们永远优先挖掘本土文化,而非购买外来文化。你不能抛开民众来发展文化。”Brault说。

所以,哪一条道路是城市发展的更好选择呢?是自下而上的文化运动,还是大手笔的购置?“当然,永远都是自上而下的决策,”Brault说,“关键是找到中间地带。”

哈迪德的Zorrozaurre半岛复兴计划,就是检验毕尔巴鄂效应的中间地带。6000座新房子、2个新的科技中心和公园能真正融入当地文化吗?还是成为西班牙富人物色海滨物业的浮华地带呢?毕尔巴鄂效应的确闻名于世,在这里,它将受到真正的检验。全世界寄希望于靠一座知名的博物馆来拯救的城市都该好好观望。

“古根海姆博物馆之于毕尔巴鄂,是一个很罕见的事件。”博物馆顾问Maria Fernandez Sabau说,“那些有着惊人才华的人,令人难以置信地在此汇聚。博物馆希望扩建,土地价格低廉,政府有钱,建筑师渴望成名,而一座城市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存在理由。这一切,都不是靠金钱可以买到的。”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浏览:1591次 评论:0
2019-07-17 11:08:57
  • 【能源世界导读】:在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供热行业也同样已进入了一个新的转型期、改革期、挑战期和机遇期。供热行业不仅面临新的压力与..

    浏览:5335次 评论:0
    2016-01-05 10:26:19
  • 源世界导读】:10日,占地6200多亩、总投资300亿的横店圆明新园(一期)在争议声中如期开门迎客。因仿建圆明园备受关注的圆明新园,从提出到如今一期建成,7年..

    浏览:4904次 评论:0
    2015-05-11 13:28:33
  • 【能源世界导读】:经调查发现,建筑、运输等“苦力”行业工作又苦又累,年轻人越来越少,活跃在这些行业的多是50岁以上的“老人”;这一本应在家颐养天年的群..

    浏览:2505次 评论:0
    2015-05-08 09:13:52